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t2002dd的博客

落日炊烟

 
 
 

日志

 
 
关于我

平平淡淡的下里巴人。没有受过文学的专业训练,却喜好作文。做过不少有益的事,也做过一些错事,交结了不少朋友,也得罪了一些人!没有当过官!也不会当官!

网易考拉推荐

忆苦饭风波  

2010-08-30 20:24: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灰灰菜煮好,,加上玉米面,做成糊糊。在吃腻了精美食品的现代人看来,是绝对的绿色食品,肯定大受欢迎。

厂革命委员会副主任、军代表高英对食堂管理员张四海下令,明天的忆苦饭必须做好。对这个“好”,他做了说明,不要求精细,而要求难吃。具体操作就是,菜不要洗,面要用“悟”的。说完,他不放心的让赵四海打开仓库的门,看到墙边有大半袋玉米面,用手抓了一把,里面有不少吃的滚圆的肥虫,他高兴的说,就用这面,管理员点点头。

次日早饭后,兼作礼堂的大饭厅里坐满了人,除了全厂职工,还有子校的学生和家属,喇叭里放送着让人听了鼻子发酸的“江河水”。

台上坐着革命委员会的常委。

军代表高英用双手提了提红领章,端正了军帽,做庄严状的走到讲台上,轻敲了几下话筒,开始做动员讲话。

他说,走资派上台搞修正主义,就是要复辟资本主义,让我们吃二遍苦,受二茬罪,二遍苦比一遍苦更难吃,今天我们进行忆苦思甜活动,就是要提高大家的阶级觉悟,把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进行到底。

忆苦开始。由厂里一个老工人来宣讲上级发的忆苦材料,讲的是一个贫苦的农民在地主恶霸的残酷剥削下,弄得家破人亡的辛酸史,这个材料,我们已经在不同的场合听了多次,一些典型的语句几乎都可以背出来,与往次不同的是找的这个老工人颇具表演天才,一副哭腔,声情并茂,在这种气氛下,任何人不能不受感染,领导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由于有纪律的约束,人们不敢小声说话,有的在翻“毛主席语录”,找出一条自己感兴趣的,然后尽量发挥自己的形象思维,把文字变成在脑海里驰骋的画面;有的则在统计,这一节语录里,有多少个“党”和“群众”。溜号是绝对不敢的。另外一个原因是会后要吃忆苦饭,按照要求大家都带了碗筷。

材料念完了。下一个节目要开始了。人们盯着后面的灶房,已经到午饭时候,肚子早饿了。

门开了,炊事员抬出了几笼屉蒸好的灰菜团子,还没有喊完“一人一个”,大家便涌上去,有的抓两个,有的抓三个,挤出人堆便吃起来。

比凭饭票买的玉米面发糕好吃,还有一丝淡淡的咸味,有的刚刚吃完,就又往里面挤,拿的多的,则用纸或手帕包起来,带给托儿所的孩子吃。

不少人没有拿到团子,便等野菜糊糊吃。

一个炊事员端了一盆热气腾腾的糊糊送到主席台上,军代表首先盛了半碗,他看了一下黄绿相间的忆苦饭,皱起眉头,又用筷子在饭里搅了几下,没有看到希望看到的虫,他脸色难看了,他把碗凑到嘴边,吸了一小口,不碜,口感似乎不错,咸味后面还有一点调料的香味,他愤怒了,但是看到台上的其他领导都在“吸吸溜溜”的喝着糊糊时,他压下了自己的火。

饭厅里熙熙攘攘,热闹一团,几大桶糊糊已被吃完,灶房又在突击加工,吃的差不多的人喜笑颜开的说,不错,中午不做饭了。有的则全家围在一起忆苦,沥沥啦啦的糊糊满地都是,一个粗心者不慎滑倒,立即惹起众人哄笑。

忆苦饭吃完了。大家又按照要求整齐坐好。军代表高英站台子中央,大声问,同志们!忆苦饭难吃不难吃?工人们大声回答,难吃!这个言不由衷的答案使他颇为满意。倒是前面的子校学生拉长腔的呼喊“不—难—吃—”使他尴尬了。

他毕竟有“机动灵活的战略战术”,只是停顿了两秒,便说,大家说的都对,这顿忆苦饭是难吃又不难吃,这是忆苦饭又是思甜饭,对我们工人讲,这饭的确不好吃,它使我们想起万恶的旧社会,说到这里,他的目光注视着职工,看到不少人在窃窃私语,更有低着头笑的,他多少有点不自在。但是他话锋一转,又说到,对同学们说,这顿饭好吃,它体现了党对我们的关怀。难吃和不难吃,忆苦和思甜,是辩证的统一,难吃中有不难吃,忆苦中有思甜,这就是马克思主义的哲学。

还没有等大家从他的绕口令式的辩证法里琢磨出来,他就宣布散会。

在下午的革委会常委会上,高英对张四海的“大逆不道”行为立即上纲上线,说这是明目张胆的破坏行为。

在饭里适当放点盐,做的好吃一点,这本是炊管人员的天职,怎么能和“破坏”联系到一起呢?

然而,他又不敢把他对管理员的“指示”公诸于众,他也知道那是不得人心的,他有点心虚。

但是,对待“军代表”的权威上,大家又不愿意“冒犯”。

因此,最后的意见是在革委会全体会议上,批评一下张四海,让他做个检查,因为他也是革委会委员。

十多名委员集中在厂会议室,由革委会主任主持会议,军代表高英作为领导兼“原告”,严肃的坐在主任身边。

主任先对今天的忆苦思甜活动进行小结,肯定了成绩是主要的,达到了预期的效果,从大家吃饭的热情态度,可以看出群众对这项活动是支持的。作为革委会委员、食堂的管理员张四海没有严格执行领导的指示,在忆苦饭的质量上,没有和会议内容紧密的结合在一起,希望张四海同志能接受教训,把今后的工作做好。他没有明确叫张四海做检查,只是希望他谈一下认识。

张四海掐灭了烟头,缓缓站起来,主任示意他坐下,他却说,坐着说,心里憋,站着说,心里舒坦。

他说,我是把忆苦饭做的“变了味”,有客观原因,那是我制止不力。原来是炊事员给自己做的小锅饭,熟了些花椒油,他批评了当事人,便把花椒油倒进大锅里。我承认,我确实没有执行军代表的指示,把菜淘了,把面罗了。我想,沙子、虫,恐怕连军代表自己也不愿意吃吧?

参加会议的群众代表,此时才明白军代表的“指示”内容。大家开始交头接耳。而高英则不停地抽烟,脸上毫无表情。

张四海接着说,忆苦饭没有按照军代表的指示办,做的“变了味”,我有根据—他举着小红书,毛主席说,要关心群众生活,要讲卫生,可军代表把忆苦思甜这种提高群众阶级觉悟的好传统好做法搞的“变了味”,这有根据吗?

眼看军代表下不了台,主人赶紧用“消除误会,加强团结”收了场。

忆苦饭风波到此为止—STOP!

自那以后,再没有开展此类活动。

很久以后,大家在议论那顿饭时,没说好吃,也没说不好吃,只是“哈哈哈哈”笑了一阵。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