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t2002dd的博客

落日炊烟

 
 
 

日志

 
 
关于我

平平淡淡的下里巴人。没有受过文学的专业训练,却喜好作文。做过不少有益的事,也做过一些错事,交结了不少朋友,也得罪了一些人!没有当过官!也不会当官!

网易考拉推荐

几乎带来杀身之祸的音频振荡器  

2010-08-06 16:40: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十岁的时候,学校民兵指挥部派我到不远处的业余无线电学校学习,内容是学习无线电收发报,作为普及这个军事体育项目的教练。

每周日的上午三个小时授课,训练时间自己找,半年结业。

这期学习,大约有不同院校的六十多人。

开学典礼上,部队领导讲了无线电技术在现代战争中的作用,强调普及无线电收发报技术的重要性。然后,由军区的报务员做精彩的表演,大家对他们娴熟快速的收发报能力,看的目瞪口呆,简直不相信。

我们受到鼓舞。

从第二课,就开始学习电码。

先是长码,后是短码。

教师讲完了各种电码的适用范围,就开始演示。

先让大家听,每人一副耳机,接收统一的信号,把听到的用“——”和“-”在本子上标写出来,而且信号的速度在逐渐增快,以至最后的出现了很多漏码的。

教师鼓励大家,这要靠平日的勤学苦练。

然后学习发,每人一个电键。

首先是坐的姿势和手握电键的方法。

我们按照教师的示范进行最初的操练,教师则一个一个的检查纠正。

手法训练开始,“滴”和“哒”的时间控制是十分严格的,不然就会出现混码,教师要我们反复练习,大家觉得枯燥,但还要坚持下去。

几节课后,大家都有了明显的进步。

在收报上,要把电码译成数字,在发报上,要把数字变成电码,准确的发出去。

自然,这些电码都是有线传输的,不会发射到空间去。

大家的兴趣越来越浓。

最后几节,学的是文字对应电码的记忆和识别方法,和密码常识。

二十多次课后,进行考核。发报技术,用脉冲示波器来测定时间控制。

大家都过关了。

毕业典礼上,军事体育学校的领导给大家颁发了合格证。

每个单位发给一台音频振荡器和一副电键、耳机,要求大家回去,积极普及。

学校的民兵专干说,还没有列入训练议程,而且添置设备还要一些开支,要申报计划。

这样,上级发的器材,就暂时由我保管。

所谓音频振荡器,就是一个由三只电子管组成的简单震荡电路,配上喇叭,可以发出不同频率的声音,只能听,绝对无法发射出去。

我住在单身宿舍,晚上没有事情的时候,我就把振荡器和电键拿出来,戴上耳机,自己练习。

我把喇叭声音调节的很小,但是还是可以被外面的人听到的。

开始,他们觉得奇怪,我把他们请到房间,仔细给解释一番,他们理解了。

我还是照常玩自己的。

文革开始,学校乱了,民兵专干也被打倒.

我奉调到另外一个单位。

那套器材,没有人理睬,我也就带走了。

到新单位不久,我又开始收发报训练,这次,没有人过问了。

一年多之后,“一打三反”运动开始,首当其冲的是打击现行反革命活动。

上级的指示是要“从快、从严、从重”的打击阶级敌人,所在的城市,几乎每周都要枪决一批人。

有人把我汇报到运动办公室,说我“私设敌台,里通外国”。一些坚定的布尔什维克jiashang也证明,我经常在晚上干“滴滴哒哒”的“罪恶勾当”。

领导找我谈话,我老实的做了解释,并且交出了全部器材。

领导说,你说的不算,究竟能不能发射,要上级保卫部门鉴定。

振荡器很快被送到地区保卫部。

等待鉴定结论的过程,就是等待宣判我的过程。

从当时的形势看,我凶多吉少了。不久,领导又让我交出“密码本”。

天哪!我哪有什么密码本?

领导给我透漏了一点揭发材料:说有人看到,我写东西,都是用数字、符号,而且写的很快,那不是密码,又是什么?

原来是这样。

我在1957年就掌握了汉语拼音,而且发现许多词汇,用拼音字母缩写,加上俄语符号,如“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用кпсс цк

 来表示,不会混淆,而且记录的速度快。另外,我从速记知识上学到,数字在某些特定的情况下,有一定的识别效能。

因此,我在一些公开场合,就用这样的方式记录,有人问,我就回答是符号。

领导把某积极分子从我那里窃到的一个小笔记本放到我的面前,让我当即翻译,看里面究竟写的是什么?

我当即告诉他,这是你做的报告“认真看书学习,增强识别政治骗子的能力”,我说“ZP”就代表“政治骗子”,你看对不?

他无言!

密码本的事情给否定了。

不久,地区保卫部的振荡器鉴定报告出来了,确实是普通的音频振荡器,不具备发射能力。

我的专案组给撤销了。

还给我的振荡器里面的电路,已经改的面目全非。

我百思不得其解。

几年后,真相大白,当时专案组的一个人,其实是我的好友,迫于形势压力,他无法向我透漏。

现在可以说了。

他说,把我的振荡器送到地区保卫部的时候,某领导曾经派一个通讯部门的申请入党积极分子去协助工作,给他的指示是,把那台音频振荡器改成可以发射的高频振荡器!

如果那样,我就死定了!

出了一身冷汗!

我把振荡器砸了!从今后,再不接触了!

三十多年过去了,再提起这段事情,我给自己下了这样的结论:

不识时务!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