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t2002dd的博客

落日炊烟

 
 
 

日志

 
 
关于我

平平淡淡的下里巴人。没有受过文学的专业训练,却喜好作文。做过不少有益的事,也做过一些错事,交结了不少朋友,也得罪了一些人!没有当过官!也不会当官!

网易考拉推荐

一件错事  

2011-11-24 19:07: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年,是大饥荒的1961年。

我做了一件错事,不得了的错事。

城市居民的粮食定量成人是27斤/月,不够10岁的孩子,还要少些。粗细粮对半,粗粮是红薯粉,细粮是全粉,也就是含有麸皮的面粉。

在家吃饭的只有四个人,老人和三个小外甥。我和姐姐姐夫的粮油供应关系,都在单位,不允许迁出。

他们每月的全部供应,也就是92斤粮,和1斤2两油。

家中最重要、最宝贵的东西,就是那个白皮的64开小本子,名字叫《城市居民粮食供应证》,简称《粮本》。

翻开封皮,首页是发证机关的红色大印,上面还有供粮部门(粮站)的图章,背页是人口和核定的供应标准。

再后面是每月的购粮油记录,这是由粮站人员填写的。

还有一个特殊的长方形图章,上面写着每月的供应时间。可以推后,但是决不允许提前。

我家的供应时间是每月9日,也就是发工资的前一天。

所以,当老人拿着紧紧巴巴的生活费时,就先将买粮的钱拿出来,面粉一毛三分一斤,粗粮七分一斤,加上油,大约是十块钱。

母亲把夹着钱的粮本,放到一个只有她自己知道的地方,她说,这是全家的活命本。

这一周的星期天是9号,也就是我们家买粮的日子,母亲叫我回来帮忙,实际上是让我回来吃一顿“饱饭”。

星期六晚上我就回来。借了一辆公家的旧自行车。

晚上母亲把粮本和面袋交给我,还有几斤零的,母亲叫两个小外甥帮我去拿,并且承诺,买粮回来,给他们做稠的吃。外甥们高兴的拍手。

母亲交代,两个面袋子,那个大些的是放杂粮的,另外一个是放面粉的,把口袋叫给人家,就可以换一袋面粉回来。

我看面口袋上面有一些结片的面皮,觉得不好看,便趁母亲上厕所的时候,把它泡在水里洗起来。

母亲回来,看我在洗面口袋,脸色大变。连说坏了!坏了!

我说,不要紧,放到炉子边上,明早就烤干了。

她着急了,说,不是!面粉口袋不能洗,洗了要缩,粮站就不要了。

我的好心铸成大错,这可怎么办?

我小心问,家里还有面袋吗?

没有了!母亲着急的说,再弄一个新袋子,要交二尺布票。

这样多?那年,每人供应一尺八寸布票。夏天的时候,母亲把家里的布票集中起来,给我做了一件新衬衣。所剩的已经很少了。

我也开始着急,但是没有什么具体办法。

明天,我给你一块去粮站,找人想办法吧!母亲无奈的说。

也只有这样了。

我为自己的错不安,到半夜都睡不着。

……清晨,母亲用最后半碗红薯面,搅了点糊糊,每人喝了一小碗。

她不叫外甥去了。说,你们在家,省点劲吧!我昨天答应的,还算数。晚上还吃稠的。

出了门,母亲让我骑着车子先去排队,她随后到。

我还在想着昨晚的事情,懊悔极了。

前面是一个下坡,我看到一个拉架子车的老者,车子太快,我捏闸已经来不及,我歪了一下车把,车子栽到路边一米多深的麦地。

我摔了一个大跟头,幸好地软,人和车子都无大碍。

母亲心疼的过来,给我啪打身上的土。

我连说,没关系!

粮站开票处已经排了四十多人,大家在寒冷中不断的跺脚、搓手。母亲正好利用这点时间,去找人家通融。

几分钟后,一个年老的人和母亲一起过来,母亲拿过我夹在腋下的面袋给他看,并说,这是粮站的吴站长。

母亲指着我说,浑儿子,不知道,把面袋给洗了。

我忙向站长表示歉意。

站长说,制度、规定都是没有办法的事,我也无能为力。一个办法,就是再买一个面袋,钱不多,只有四毛钱,就是布票难……

母亲马上接过来说,站长,我把家里的全部布票都拿来了,只有八寸。说完,她从棉衣里面拿出来。一共四张,一张五寸的,三张一寸的,每张只有一个半火柴合面大。

站长说,那不行啊!这个年头,布票比粮票更珍贵。他接着说,再一个办法,就是等面斗的散面够数了,你装回去,就是要多等一会。

所谓“散面”就是把不够四十斤一袋的多余面粉,卸到面斗里。如果,买的面粉是三十八斤,那就自己从里面的面垛上拿出一袋,由发粮的师傅,去掉两斤。这就叫散面,等到数量多了,也可以装走。发粮的师傅,定量是每月三十斤,发牢骚说,扛面粉是体力劳动,自己体力不足,便只好由顾客亲自搬运。

问题是等着要散面的顾客也不少,在我们前面就有七八个,这要是等,那就要几个小时。

母亲焦急,操心家里的小外甥。

看到人家兴高采烈的把粮食拉走,我的心里真不是滋味。

母亲安慰我,叫他们饿一会吧!反正迟了。

星期天粮站中午不休息,下午四点下班。

已经到十二点,前面还有三个等散面粉的。

站长倒是关心这几个等散面的,他让发粮师傅,先打开两袋面粉,先把这几个等候的人打发走。

“他们家里都有孩子,等着吃饭啊!”

“我们没劲,要嘛你来!”发粮师傅明知站长不能亲自动粮食,这是制度,便故意撂挑子。

站长叹了一口气。

大外甥出现在我们面前,他从棉衣里拿出一个馒头,递给母亲。

“哪来的?”母亲问。

外甥说,他妈妈知道了,怕中午买粮回来迟,便把厂里食堂给妈妈爸爸的三个馒头里,匀出两个,拿回家叫我们先吃。

“我们三个人分吃了一个馒头,这个馒头,我给你们送来。”

我看到母亲流泪了,她对外甥说,拿回去!我们不饿!

外甥不走。

老站长看到这一幕,转身回去,不一会,他拿了一个面袋,递给母亲,便命令发粮师傅,先给这个大嫂子装,她们等了三四个钟头了。

他看到母亲疑惑,便悄悄的说,这是我家的,还有半个月才买粮。我把你的面袋拿走,拆开,找两个报废的面袋,拼一下,就过去了。

母亲连忙道谢,说,我把裁缝的钱给你留下。又小声问,会不会给你惹麻烦。不会!站长笑了。这点小权利,我还是有的。

站长又说,不用给钱,粮站有修补面袋的缝纫机,我那口子会踏。

母亲正要道谢,站长挥手说,不早了,早点回去做吃的。

一袋面粉,加上散面粉。红薯粉是自己装的。

杂粮放在车子下面,面粉放在后坐上,还有点散的,放在横梁上。

我推着车子,外甥在后面加力。

回到家,已经下午三点。

母亲把那一个馒头,分给外甥吃了。

饿了吧?母亲问我。

不觉得饿,只是渴。

母亲对最小的外甥女说,到前面厂里,给你爸爸妈妈说,下午回来吃饭,吃稠的!

吃稠的!

 

 

 

 

  评论这张
 
阅读(11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