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t2002dd的博客

落日炊烟

 
 
 

日志

 
 
关于我

平平淡淡的下里巴人。没有受过文学的专业训练,却喜好作文。做过不少有益的事,也做过一些错事,交结了不少朋友,也得罪了一些人!没有当过官!也不会当官!

网易考拉推荐

米脂少妇春芹《二十一》  

2011-06-12 16:44: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潜心钻研领袖和导师著作的任斗争不知道从哪篇雄文里找到这样一条语录:在阶级社会里,结婚是一种政治行为。

于是,他开始活学活用的演绎。

家庭的核心是政治。政治工作是家庭存在的生命线。

家庭的稳固性,在于丈夫对妻子的绝对领导。

两性是家庭的重要内容,但不是决定家庭的因素。

……还有若干,在此从略。

这是他经常教训春芹的主要内容。

核心思想就是要春芹对他绝对的听命。

文化水平不高的少妇,在这些似是而非的观念的潜移默化下,确实也显现出任斗争的教育威力。

她把任斗争作为家庭的领导核心,把孩子视为自己的第二生命。

任斗争把她作为自己发泄的工具,他对她夜间的口头禅就是,你的东西是为我长的!

春芹已经麻木,任其摆布。

随着少妇年岁的增大和生活经历的增多,她开始对老公的理论,有了动摇。

为什么我活的这样累?为什么别人的家庭都有欢乐?而我缺感受不到?任斗争对我除了床上满足他外,他还给我什么温存体贴?

他给我的那些约束条款,无非是怕我离开他!

她更想到,凭任斗争在厂里的口碑、作为和人品,一旦失去她,他也就再难于成家了!

她为此,苦思冥想了多日。

任斗争控制她的实质是怕她。而不是她怕!

有什么可怕的?

她的想法也渐渐成熟。

……和罗师傅在一起干活,已经有几个月了。他们不但工作中配合默契,而且逐渐成为友好。

她巴不得每天都上班,每天都看见他。

一件突然的事故,让春芹心里感到撼动。

那是一个早班,一炉烤发糕熟了。

打开炉门,她把火热的篦子摇出来,准备把发糕反转到筐子。不料她用力过猛,不少热烫的发糕被甩出来。

边上的一些,就要落到春芹的小腿上。

紧要的关头,罗师傅用两腿挡住了这些还有百十度的食品。

发糕没有落地,穿着单工作裤的罗师傅被烫伤了。

春芹先是惊呆了,等她反应过来,才知道出大事了。

她让罗师傅掀开裤腿给她看看,罗师傅说,没关系!你去拿点酱油,我抹一下。

她照办了。

罗师傅坚持到大伙来,炊事班长在库房解开他的裤子,看到两条大腿上,是一连串的水泡。

班长立即让两个炊事员,扶着罗师傅到厂医院上药。

医生做了处置,给开了一周的休假。

罗师傅无可奈何的回到宿舍养病。

因为属于工伤,不扣工资。但是,发糕供应受了影响。

炊事员的编制很紧,一个萝卜一个坑,还有做夜餐送饭的任务。

班长和春芹商议,发糕停止做几天,你也趁机休息。

不!春芹说,不要停!我一个人来,只是不能做这么多。

也好!班长也希望这样。

春芹回到家,向任斗争说起这件事。

任斗争说,只要不烫住你就行了,要是你烫了,我给他们没完!

你咋这样说话?

我咋不能这样说?临时工嘛!

临时工不是人?你老婆也是临时工啊!

啪!任斗争一个耳光抽在春芹脸上。

你同情他啊!你反了!

你没肝没肺!还是人吗?春芹第一次这样对任斗争大声说。

走!咱到领导那里理论!她开了大门。

任斗争最怕的就是家事外扬,他真怕给人可乘之机。(待续)

 

 

 

 

 

 

 

 

 

 

 

 

 

 

 

 

 

 

 

6

  评论这张
 
阅读(13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