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t2002dd的博客

落日炊烟

 
 
 

日志

 
 
关于我

平平淡淡的下里巴人。没有受过文学的专业训练,却喜好作文。做过不少有益的事,也做过一些错事,交结了不少朋友,也得罪了一些人!没有当过官!也不会当官!

网易考拉推荐

饭票、餐证及其它  

2012-06-02 20:15: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现在已经很难看到或找到饭票了。无论在饭店或大部分单位餐厅就餐,多是现金交易。

饭票的鼎盛时期在六七十年代、全国发行了多少种饭票,难以统计。据说,如今有饭票收藏者,可以料定,他连当年一个中等城市的饭票都集不全。

饭票之所以精贵,在于它和人们的粮食定量挂钩。而制定定量的依据是,体力劳动量。干重活、累活工种的定量可以到每月52斤,中学生是33斤,居民是27斤,干部则一律是30斤。这在当时,显示出一种公平。

无奈的公平后面,就是便宜,一斤主食饭票大约一毛六,三十斤就是四块八毛,加上八元的菜票,每个月的伙食费,也就不到十三元,这是要从工资中扣除的。自然也和那时的低工资有关。

作为粮食定量在市面上的流通券—粮票,更是宝贵,一般百姓对粮票不是斤斤计较,而是两两计较。你的钱再多,没有粮票,那几乎是寸步难行。这种情况,一直到一九六三年春天,开始供应“议价”食品,才有所缓解,所谓“议价”也就是比要粮票的食品贵点,如一个馒头,用粮票买是四分,议价的则是二毛。

那时,各个单位,只要有食堂的部门,都有自己的饭票。式样由单位设计,统一印制,盖上单位食堂和科长的图章,就可以在内部流通。面值多是五两、二两和一两的。为了便于清点,往往备有两套到三套饭票,按照要求的期限使用。

曾经发生食堂饭票被盗的案件,一个夜晚丢了数百斤饭票。

除了保卫部门介入调查,作为紧急处置,要求所有的就餐者把自己所有的饭票,拿到食堂科,加盖另外的章子,从次日生效。这样就把损失减小了。

食堂吃饭的人多,为了减轻炊事员的劳动,由各个部门,每顿轮流卖饭。

也有作弊的。

看到窗口人少的时候,熟人就过去,递上一两的饭票,卖饭者就递给对方两个馒头,同时,再“找”三两饭票。

这样的事情有,但是很少,一旦被发现,后果是十分严重的。

五十年后,我才道出这段“皮袍下的‘小’”(鲁迅语)。

都老了,也宽容了。

饿啊!

发票一般在月底发放,有些人吃超了,就提前去领,给管理员说点好话,也就提前两三天。

这样,下个月又要早领,时间久了,也是麻烦事。

于是产生了餐证。

干部月定量是三十斤,按照每天九两,每顿三两,三十天是二十七斤,印成三寸多长,三十张的小本子,每天一页,每页有早中晚三个餐票,和邮票那么大,凭票供应三两主食同时供应一个菜,不足的主食用饭票购买。规定餐证不能提前使用,可以推后使用,也可以用推后的餐票来兑换饭票。

餐证以外的定量,发个大家机动饭票,所以大家都盼望小月,尤其喜欢二月。

实行餐证,确实控制了一些人的超支。炊事员也不必在每顿饭结束后,去清点回收的饭票。

多数人感到便利。

一个职工,刚领新餐证不久,上街被扒窃,其中有工作证、现金和至关重要的餐证。

他恼火又无奈,大家也无法帮助他,毕竟还有二十多天呢!老借别人的饭票,咋还啊?

出乎意料的是,三天之后,他在传达室收到一封挂号信,拆开一看。喜出望外,里面正是他被盗的餐证,还有工作证。

谢谢小偷!小偷万岁!他大声疾呼。

和饭票一样,餐证也由部门的生活委员统一领取,按名单发放。

几个月之后,几个生活委员在一起闲谈,议论餐证的事情。我也在其中,他们问,你数每个人的餐证吗?

我说,一人一本,发了就是,还省事。

他们说,还是要数数。

我在下个月发放的时候,果然数了一。

一数,就看出问题了。

总有那么几本餐证,在装订的时候,多装了。少是不会的,主人拿到后,发现少哪一天,立即就找来,要求补发。

我曾经去办过补发的事,但是多余退还的,却没有发生过。

我按照别的生活委员的做法,把多余的那一张撕去。

一页就是九两主食。

去交公,必定引起食堂科重视,那就得罪了其他生活委员。自己用,又有点心虚。

我把它夹在书里,告诫自己,不到万不得已,不去动用。

我还是用过几张的。

到取消餐证的时候,我的本子里,还夹了几十张。

除了单位集体使用的餐证外,还有上级发放的进餐证。

凭证到市内较大的饭店去吃一些质量较好的菜,如红烧肉、加沙肉、红烧鸡块、带鱼等,这在当时,都是稀缺的美食。除此而外,还有羊肉泡馍,四两粮票,三毛钱,一大碗羊肉汤,里面有小孩巴掌那么大两块肉。

进餐证按照单位人的三分之一发放,大体就是,三个月,让人享用一次美味。

不过大家都喜欢要饭店的,不喜欢羊肉泡馍。

这下,我作难了。很难摆平。

我去找科长。

科长建议:你按照两种票分别给大家排队,这样就不会有意见了。

我照做,在墙上列表公示,情况果然改善。

一次,坐在我对面的齐先生,拿到一张午间进餐的饭店餐票,他兴高采烈的把自己那顿的食堂餐证给我,这样我可以多买一个菜,自然三两饭票要退给他。

下班前半个小时,一位女同志来找我,她的丈夫是新任命的副科长,她说,她丈夫也是领导干部,身体需要,就照顾他一下,给个进餐证。

这个月的进餐证,我按照名单的顺序都发了。

这可怎么办?

无奈中,我想起齐先生。

我到他宿舍,他正往自行车里打气。

我不好意思的说起这件事,希望他能理解。

他二话没说,就把进餐票给了我,我也把餐证还给他,立马给那位女同志送去。

齐先生是共产党员,他的修养,令我敬佩。

下午上班,我把齐先生领进餐证的符号抹掉,在排到最后一名的那位新领导名下,写了“领”。

让大家去看吧!透明度很高!

五十多年过去了,还在回忆那些事情,但是,绝不希望那日子再现。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