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t2002dd的博客

落日炊烟

 
 
 

日志

 
 
关于我

平平淡淡的下里巴人。没有受过文学的专业训练,却喜好作文。做过不少有益的事,也做过一些错事,交结了不少朋友,也得罪了一些人!没有当过官!也不会当官!

网易考拉推荐

并非虚构的故事(40)  

2015-04-04 19:59: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些三十多岁的技术员,多是建国初期,建设急用人才,从上海等沿海城市动员调过来的。也有一些二十多岁的青年技术员,是从中专院校毕业的。

沙更属于前者,他当时和新婚的妻子玉英同来,这些人有一个引为自豪的炫耀资本,支援大西北建设。

上海人是比较精明的。此话的尾后,还有一点自私的意思。

其实在那艰苦的年代,收入都不高,把好自己的口袋,花好每一分钱,只能算是勤俭持家吧。

但是沙更过分了。人们说起这位技术员,总是说,啊!就是那个大闹食堂,说炊事员少给他找了一两粗粮饭票的阿拉。

沙更很注意自己的形象,虽然上班穿的是工作服,但是在毛背心外面,总要露出雪白的衬衣燕子领,其实他没有穿衬衣,里面的是所谓的“节约领”。也就是个假领子吧!这点大家都知道,但是从不说,只是在他要到厂里澡堂洗澡的那天,才换上真正的衬衣。

他们的粮油供应关系,都在家里。按说应当自己做饭。

但是为了节约每月供应的三两油,就全家在食堂吃饭,只有星期天才自己开伙。

每天中午和下午,提前放学的女儿,就在大食堂里占据一张桌子,把书包放在上面。爸爸妈妈下班,买上两个菜,大家围在一起,一吃,省事还节约时间。

按照规定,粮油关系不在食堂的职工,要买饭票,必须给全国通用粮票,因为这种粮票可以同时供应油,可是沙更去买饭票的时候,总是拿地方粮票,这种粮票不能买油。

卖饭票的师傅不答应,沙更就死死哀求!

师傅!关照一下!好哇?侬谢谢你了!我们这些来支边的,好可怜啊!

因为上千人吃饭,心好的女师傅,往往放了他们一马。

这不就把油省出来了?沙更有时不免得意的对妻子说。

玉英嗔道,就你行!

因此,大家对沙更的评价总是负面多点。但是,就工作来说,他是呱呱叫的,他的技术业务,特别是对设备构造的熟悉,用精通来说,毫不过分。因此,每年的年终奖励上,总是少不了他。

至少为家里贡献二十元吧。

妻子玉英的美貌、身材,在厂里也是名列前茅的。特别是她说话,总是细声细语的。

但是,这个女人,有一种毛病,就是往往说一些不沾边的话,令人不知所措。用当地人的话来说,就是“生生”,也就是二百五的意思。

一次,在众人面前,她对党支部书记说,我有一个问题,想问问你?

说嘛!书记和蔼的说。

书记,你说,一个女人再结一次婚。是啥味道啊?

书记啼笑皆非,语言卡壳了。

还是旁边的一个大小伙子,粗声粗气的说,这很简单嘛,你自己去试试就知道了!

众人大笑。

这成了玉英的经典语录。

没有结第二次婚,昨晚,她已经尝到了。

味道不错!有比较才能鉴别!

午饭后,回家休息。沙更把保卫科长的话,告诉了妻子。

还是蛮讲信用的嘛!她在心里感激部长给丈夫解了围。

那你勿打瞌睡了,现在就去写!妻子命令。

我想想再写。

有什么想的啊,我想会搞定的。

你咋晓得?我心里有数啊!

啥个数?说说看!丈夫说道。

昨晚不是给你说了吗?部长会帮忙的!我们晚上过去,放点血就是了。

那好吧!

检查很快写好,他从书架上找了一张旧的蓝图,放在水里泡了一会,颜色逐渐淡了,再揉两下,造假完成。

这个办法是上午玉英在隔音电话间给老毕电话,老毕告诉她的。

一定要天衣无缝!

有数啦!

下午上班不久,沙更把检查拿给保卫科长过目。

不行!不能写丢失,只能写损毁。

重写!他又给了沙更几张纸。

沙更按照科长的吩咐,一一修正。

行了!签名吧!

沙更签字。

交代你的证据,准备了吗?

啊!有!有!沙更拿出看不出字迹和线条的潮湿图纸。

阿强从抽斗拿出已经写好的处理意见。

你看看!接受就签字!

沙更想都没想,立马签字。

玉英的神通确实大!他内心里充满了感激。

 科长说,这事就不出布告,按照毕部长的指示内部通报一下。

谢谢领导给我面子.

扣你一个月奖金没意见吧?

没有!没有!感谢领导宽大处理。

不能到处宣传啊!

不会!不会!沙更的头和鸡叨米那样。

阿强科长带沙更到了资料室,拿出了证明和沙更的检查给了资料员。

这是毕部长指示的。

那就不说了。

还看损毁的证据吗?

有你科长亲自出马!就不必了。女资料员说。

她打开借阅登记,在沙更的名字栏后面的“附注”上写道,已处理,归还。

好!阿强对沙更说!没事了!你回吧!

沙更离去。

阿强对资料员说,你再加几个字,要明确责任。

资料员把登记本递给阿强。

我说,你写。

资料员在刚才的“归还”后面,写到“奉毕部长指示”。

好了!

科长走好!

下午上班,大家发现沙更没来,议论纷纷。

快四点了,沙更才到办公室。

回来了?有人关切的问。

我到哪里去了?你这样问。

一个技术员说,我们是为你担心受怕。

担什么心?

丢图纸的事情啊!

胡说!沙更理直气壮地反驳,我没丢图纸,就是损毁了一张图纸。给领导交代了。

如何?

我的态度诚恳,也没有什么严重后果,领导决定从轻发落!

啊!啊!

几个本来想看处理结果的技术员,像是一个气球被扎了个洞似的,瞬间就软榻了。

其中两个技术员,前些年,因为丢图纸,受到记过处分,扣罚了三个月的奖金,还在技术人员大会上做了检查。

如今,居然如此宽容。

有猫腻!一个老技术员说。

晚上,有人看到,沙更两口子,拿了一个袋子,上了毕部长家的楼。

毕部长!我们两个来表示一下心意。

沙更弯着腰对部长说。说着拿出四样东西:一捅罐装“上海”牌香烟,一包牛奶糖,一包五香豆,一瓶奶粉。

不必了!

老毕说着,看看玉英,想,你的心意我已经体会了!

将功补过吧!

那是的!我一定好好报答领导。

我知道了!你们回去吧!

好!部长再见!

那几个因为“大轴事件”曾经当过几年右派分子的老技术员也别不服。(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