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t2002dd的博客

落日炊烟

 
 
 

日志

 
 
关于我

平平淡淡的下里巴人。没有受过文学的专业训练,却喜好作文。做过不少有益的事,也做过一些错事,交结了不少朋友,也得罪了一些人!没有当过官!也不会当官!

网易考拉推荐

并非虚构的故事(续77)  

2015-07-17 20:45: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毕的估计还是准确的。

阿强虽是他的下属,但是本质上,和他离心离德。

原因,他明白的。

但是,阿强手里有没有证据,他并不清楚。因为,最要害的证据,握在他的手里。至于当事人小兰,她不敢,也没这个胆量。

应当说,他还是放心的。

眼下,最让他闹心的,就是沙更。

虽然他也是事故调查组成员,但是许多事情,都不让他介入。凭经验,高层的人,党委书记、厂长、总工都会私下交换过意见。但是,他一无所知。如果上门去问,政工领导特别关心生产的事情。会不会说自己做贼心虚或此地无银三百两。无论如何都是丢面子的事情。

那么,他和小兰、玉英的事情,就密不透风吗?

不可能!男女之间苟且的事情,只要有,就会有人知道。

但是他不怕。没有证据的胡说八道,什么时候都有,得罪人越多的领导,说他坏话的人就越多。他可以毫不思索的写出名字来来,那个阿海就是第一名。

但是,他也没有证据啊!

眼下,阿强还是要利用的。尽管两人似乎有点那么心照不宣,但是,他从书记和厂长那里知道的具体事情似乎多一点,厂长书记不会给他第三把手直接布置具体工作,但是给保卫科长具体布置工作,确实合情合理的。也许阿强知道的比他还多。

因此,当务之急,还是要充分利用阿强,从他嘴里掏东西。

沙更被看守,接近四十八小时了。调查小组,除了那天晚上,再没开过会。自然这中间隔了一个休息天,周一虽说有生产碰头会,但是,厂长出其不意的把大队书记叫到他的办公室。我给党委书记打电话,秘书说,到基层去了,我问到哪里?回答不知道。而下属保卫科长阿强也不来请示本周的重点工作,确实反常。

我敢肯定阿强知道的东西,绝对对我有用,但是如何让他开口呢?

他突然想起自古以来的用人之道。“恩威并施”,也就是大棒加胡萝卜。世上确实有软硬不吃的人,但是极少。

是这样的。于是他琢磨起来。

下午上班,他早出来五分钟,到了办公室。

不料,他刚拿起电话,要阿强的时候。阿强就敲门进来。着实让他意外。

部长,我来检讨。上午本来应当向你请示工作,因为突然事件,也就是社员闹事,被厂长临时抓了官差,干了些杂事……,话还没说完,老毕就温怒的说道,什么叫官差?按组织管理,你属于政工,但是就工作性质来讲,厂长完全有权利调动使用你。

你批评的对!我接受,阿强笑着说,厂长还说给你来电话说明一下。我说,毕部长对下属一贯宽容,下午我上班解释一下就可以了。厂长说,那也好,免得领导之间产生误会。

我正要找你,你就来了,也省的我打电话。老毕打开中间的抽斗,拿出一张单子,说,签个名,这是三季度厂领导给中干发的奖金,就剩你没领了。

说着,把最后五张十元的钞票给了阿强。

阿强看看签名的顺序,老毕本来属于厂级领导,奖励是另外的,但是他还兼任组织科长,所以也有五十元。

阿强名列第二位,签了字,把钱装进口袋。

保卫上最近乱七八糟的事情多的很,我正想请示你,如何快刀斩乱麻的把这些事情做个了结,以摆脱我们的被动局面。

你想的很好,老毕说,我也正要和你谈这些事情呢。

有这么几件事。阿强说,第一,现场起火的事情,沙更还在监管期,今晚就四十八小时了,总要给人家有个说法,态度归态度,具体事情还是要看后果。

我这两天一直没见他,厂长交代,怕去了不便,所以没有去。

阿强心里“哼”了一声,明显的作假,还搪塞,肯定有鬼!

不过他说,你作为厂领导,去做做思想工作,也是必要的。

老毕说,他的事情,属于生产方面的,就让厂长他们去解决,我不懂生产,最多是最后举手表个态杜。话锋一转,这两天沙更的态度咋样?

到今天为止,只有昨天下午安监科长去看了他一下,阿强有意隐瞒党委书记和安监科长此刻正和沙更谈心,这是厂长安排的,同时也安排阿强到老毕办公室,把他拖住。

态度怎么样?

不好!给了安监科长一头子,本来想做他的思想工作,谁知道碰了一鼻子灰!

老毕窃喜,那天夜里虽然和沙更说了不到两分钟的话,但是,起作用了。

我看到安监科长正给厂长汇报,我听到了一句话。

什么话?

科长对厂长说,判若两人。

啊!老毕似有所思。

阿强说,另外还有一件我职权范围的事情,厂长让我通知警卫,鉴于目前斗争形势复杂,为了便于保护领导安全,从上周六开始,夜里十点钟到次日六点,这期间进厂的厂级干部,要做记录。

我通知了警卫班,昨天休息,本想上午告诉你,没来得及。现在汇报给你。

没事!老毕虽然淡淡的说,但是心里掀起巨大的波浪。

也就是,他前天夜里来看沙更的事情,有可能被人知道了,自然,警卫班长,是不会说的。

也说得过去!他自我安慰。

两人继续议论沙更。阿强说,也不是多大的事情,批评处理一下就得了,反正也没有造成巨大的损失。

老毕说,我看这事不那么简单,不然早就处理了。

也不到两个整天!阿强说。

老毕单刀直入的问,你还听到什么?

上午,厂长把在门口闹事的大队书记弄到办公室谈话,老毕问书记在不?

没看见!这话比“不知道”更有弹性。

后来,厂长把他们送到派出所去了,我也跟去。

人家询问,要我回避,我不知道问了什么。

真真假假,这都是厂长设计的“试探气球”。

后来他们把口供笔录封存好,让我带给厂长。

你看了吗?

封口,我不敢打开。

厂长看了后说什么?

说,不简单!还要有个过程,就这。

啊!我还知道,那个小媳妇不承认警卫班长有强奸行为,只是在下面抓了几下。他又补充道。

厂长交代给阿强的话,到此为止。

我知道了,老毕说,你比我知道的还多。

不该知道的我从不打听,

这样很好!不会惹事!老毕鼓励。

两人随后就近期一些麻烦事,做了商议。也就是老毕说,阿强记下执行罢了。

一个是前天下午救火,消防队没有按时出车,受到严厉批评。

处理是,队长写出检查,全队扣罚一个月的奖金,通报批评。

对那个警卫班长,阿强说,既然没有构成强奸,那就宽松点吧!按照行为不端处理,写个检查,不上档案,扣罚两个月的津贴,大约五十元吧。

老毕欣然同意。

部长……阿强欲言又止。

说嘛!在我这里,有啥说啥!

我总觉得,有人在你和沙更的关系里……

怎么样?老逼问。

做文章!

为什么?说说你的想法。

从上次图纸丢失,到这次失火……反正我说不来!但是我觉得,似乎都有你介入……

人正不怕影子歪,让他们来!老毕有点发怒了。

这样,我到沙更那里,帮你摸摸底!阿强鼓起勇气说,其实这是厂长的设计。

有可能吗?

你给厂长去个电话,我想,也许可以。

老毕足足考虑了三分钟,吸完了一支烟,然后拿起电话。

他对厂长说,我听阿强说了一些事情,沙更似乎还有怨气。这也许是上次图纸事件留下的后遗症。这些具体事情都是阿强处理的,我想让阿强去摸摸沙更的底,也许对解决问题有利!

那边厂长回答,你说的也有道理,就按你说的,让阿强去和他见见,看看有什么新收获,老是拖着也不是事!我同意!阿强可以对警卫说,是我同意的。

好好!

都在摸底,似乎还不到摊牌的时候。(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