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t2002dd的博客

落日炊烟

 
 
 

日志

 
 
关于我

平平淡淡的下里巴人。没有受过文学的专业训练,却喜好作文。做过不少有益的事,也做过一些错事,交结了不少朋友,也得罪了一些人!没有当过官!也不会当官!

网易考拉推荐

并非虚构的故事(续81)  

2015-07-23 20:25: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沙更失眠了。

真的失眠。不是前夜感到委屈,而是在仔细思索书记下午的话。

他觉得书记和老毕有些不同,书记没有给他承诺什么,也没有给他要什么?甚至主动地提出和他交朋友。

这是破天荒的。

虽说我嘴上没有肯定,但是内心是服气的。

而毕部长呢?

这是我这段时间接触最多的领导,也给了我一些承诺,他给我在纸上画了一张大饼,但是我吃不到。相反的,还从我那里,拿走一些无法说出口的东西。

党委书记,可以说是“君子坦荡荡”。

而毕部长呢,可以说是“城府很深”。

用两三个小时的交往、和两三个月的来往相比较,显然是不对称的。但是就这一点时间,也是第一次和书记谈话,确使他感到一丝难得的真诚。

这一丝体会,居然让他失眠了。

似乎他在一个十字路口。

他在一幕一幕的过电影……

……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反正没吃早餐。

放在外面的稀饭包子,早就凉了。

敲门声惊醒了他,

门没锁!他大声喊叫。

警卫进来,把一兜水果和糕点放在写字台上。

这是……。他还没有说完,警卫说,这是汽机班长让给你送的,说完离去。

这个善于编造谎言的男人,此刻流泪了。

究竟有几分感动,只有他自己知道。

他觉得似乎没脸动别人送的东西。

九点钟,阿强和另外一个警卫战士进来,向他宣布,你可以回家了,门外的警卫已经撤了。

真的?

阿强盯着他。

谁让撤的?

你还有个够没有?是不是不想走?感快点收拾你的东西,回家!老婆在家等你。领导说,你这几天在家休息,别乱串。这几天算你公休,老婆也陪你。事故分析会,等下周老班长出院了,再说。

哦!哦!我晓得啦!

赶快收拾!阿强命令道。

他把阿强拉到里屋掩上门,悄悄问道,是谁解放我的?

是书记?厂长?还是毕部长?

你小子混球!让你在这里安静几天,是让你好好想想,这段时间,哪些事情做对了?哪些事情做的不合适?根本不存在“解放”的问题。我再警告你,保密守则你也知道:不该知道的不要打听!懂吗?

懂!懂!沙更赶快把不多的东西塞进提包,外面老班长送的东西,也不能扔在这里,还是拿回家!

我一个人回去吗?

还要汽车送你吗?

明白了!沙更大步的下楼。回头看看,确实没人跟。

他低着头,走的飞快,他此时特别怕遇到熟人。

偏偏遇到阿海。

待遇不错嘛!还有慰问品!

去你的!他忙应付了一声。

上楼,他的心跳的嗵嗵的,到了家门,拿出钥匙,才捅进去,门就开了、

玉英就在面前。

不到四天,玉英像变了个人。灰白的脸,眼皮是肿的,头发上的波浪也没有了。。

沙更把东西扔到地上,两人拥抱大哭起来,

你等得我好苦啊!我夜夜睡不着觉,替你担心啊!

我也是!沙更说。

挨打了吗?

没的事!你看,一个汗毛也没少!

能吃饱吗?

你看我瘦了吗?

我这就给你炖排骨!大排!你最喜欢吃的。说完,她打开蜂窝煤炉子的风门。

阿囡好吧?

她中午放学回来吃饭。

你咋知道我今天回家。

厂长关照的,电气分场主任说,我这几天公休,照料你!

真的这样说吗?

你?要死啦?连我的话都不信!

信!信!沙更说,我去厂里洗个澡!

别去!人太多!嘴杂!就在家里洗,我给你把水预备好了。

内室的床前,放着一个大木盆。

玉英把热水弄好,说,身上的衣服,都放到地上,下午我来洗。

沙更边脱衣服,边想,还是家里好啊!

玉英到学校接回了女儿。沙更抱着女儿不停的流泪,说都是爸爸不好!

爸爸好!妈妈天天晚上想爸爸,半夜都不睡。

沙更感动不已。

饭后,几个上海同乡,过来看沙更。

怎么回事啊?

勿啥事体!

生产上出了事情,喏,就是几天前着火。事关不大。厂长关照,给我安排一个清净的地方,把专业书和规程都拿来,让我仔细分析修改、住在宾馆的房间,吃饭有人送。几个厂领导轮流来看我,就是不让我出来,怕我受干扰分心。今天完成了任务,厂长让保卫科长送我出来。他言语中无不得意,又恢复了吹牛的脾气!看来,改也难!

众人安慰了几句,彼此客气一番,就告辞。

孩子去上学了!

你睡一会吧!我把你的脏衣服统统用开水烫一遍。

啊!玉英突然想起,你说,厂领导轮流来看你,我问你,毕部长来了吗?

自然,他是第一个来的。

这也确实是事实,但是沙更没说老毕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狼狈相。

他来看你了吗?沙更带点醋意的问。

那是自然的,哪能见死不救!他拿了鱼,我给扔出去了!玉英指着窗外。

你不怕得罪他?

他还怕得罪我呢?阿拉也不是省油的灯。

来吧!安慰我一下,我也想了。沙更说。

晚上吧!(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